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网络词汇> 世说新词> 撕书吼楼

撕书吼楼

  撕书吼楼


  撕书吼楼是近年发生在一些学校高三学生中的“现象级”情景。每年高考临近,全国各地总有不少高三毕业生通过撕毁书本、对着教学楼大喊的方式来宣泄压力。而在一些学校,这样的行为甚至已经成为一种“仪式”。说撕书只是仪式,是因为这种行为只是给高考学子压抑已久的内心一种宣泄的窗口,至于这种表达在多大程度上能达成减压效果未必可知,形式大于意义。在现有教育体制下,当“一切为了高考”成为与考生有关各方的共识时,考生也就不太可能有什么好的减压方式可供选择,毕竟高考这座大山是他们自呱呱坠地之时起便无以回避的问题。当高考成为一种“有生以来”的客观存在,学子们除了面对别无选择。


  撕书吼楼 - 事件


  2016年5月29日《中国青年报》报道: “高考临近,近日个别高中组织学生以撕书、吼楼等形式宣泄考前压力,并上传视频。对“撕书吼楼”现象,许多学校认为这是学生缓解高考压力的行为而未加制止;而厦门市教育局则认为“撕书吼楼”在社会上造成了不良影响,专门向辖下的各区教育局、各直属高中发出《关于做好高三年学生心理疏导工作的通知》,要求各普通高中“要严格规范管理,坚持正面引导,坚持正确的方式方法,科学开展高三学生心理疏导工作,切实提高高考备考的心理疏导效果,杜绝简单地通过组织学生撕书、吼楼等形式宣泄压力”。


  撕书吼楼 - 背后原因


  人是有感情的高级动物,在与人与事物接触一段时间之后,一般都会产生缱绻之情。当告别中学生涯时,学生们本应在校园和教室里流连,本应把陪伴自己的课本、考卷和作业本等视为一种美好的记忆。可是许多学生却在离校之前“撕书吼楼”,这究竟是为什么?


  原因显然是这段学习生涯和这些课本作业并没有给学生们留下美好的记忆,留下的反而是痛苦的记忆,他们要以撕碎与嘶吼的方式与之诀别。


  让学习变得如此面目可憎,是因为我们的教育太过功利,我们的教材太过无趣,我们的教育方法太过僵硬,使读书学习变成一种强迫性的苦差事。这就像一个人被迫与另一个人结婚,终于到了离婚之时,被迫者还会善待结婚证书和无爱之家吗?


  撕书吼楼这种“毕业仪式”几乎年年都在高考前后上演,其产生的原因一方面与学生们常年处于升学高压的环境有关;另一方面也与我们的日常教育变形和毕业教育缺失有关。前者,作为大环境一时半时难以改变,近年来整体高考录取率虽有所提升,但重点大学的竞争力仍然相对激烈。有人统计,除个别地方外,全国大部分地区一本线录取率仍只在20%左右,学生要想考上名牌大学,压力在所难免。


  撕书吼楼 - 专家看法


  在接受中国网记者采访时,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教育部门对此进行干涉太应该了, 撕书吼楼确实不是一件好事,这是一种特别愚蠢的做法。”


  “有的学生是真复习完了,有的学生是跟风撕书吼楼 ,还没复习完呢,我们以前是进考场半小时之前还在看书,所以从应试技巧上看,这种做法也是有问题的,发泄绝对不是从这个角度来发泄。”


  朱巍指出。朱巍反对撕书的一个原因是,他认为本科教育和高中教育的衔接非常紧密,“上大学的人都知道,特别是英语,考四级很多基础都来源于高中,撕书是毁掉了自己以前的成果,因为好多资料是自己耗费很大精力整理出来的,有很多书上还做过笔记,扔掉了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也是一种浪费。”同时他也指出,“就算卖旧书还能卖不少钱呢,而且这种做法也对环境造成污染。”


  谈到压力,朱巍称,“高考的压力并不是最大的,以后还有更多的考试,包括工作之中还会遇到很多挑战,如果单凭这种极端的形式发泄情绪的话,会给孩子们造成特别不好的影响,好像是做完一件事情就要发泄一样,导致孩子们会给以后可能出现的非理性行为找借口,这不是一个理智的高中应该做出的事情。”


  对此,湖北宜昌高校辅导员、资深心理咨询师黄庆武在接受中国网记者采访时说,“撕书吼楼”短期内是可以缓解压力,但人不可能总是靠撕靠吼去排解压力,所以这一做法并没有可持续性,反而体现出一种心理上的病态。


  在分析考生们的压力源自哪里时,黄庆武认为,学生的压力不仅来自于学习,还来自于学校、家庭和社会各方面,“这说明我们的教育存在一定的问题。”


  黄庆武说,一是教育体制造成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局面;二是教育方式注重应试教育,只关心学习成绩;三是在教育方法上采取填鸭式、说教式的方式,而不是激发学生的兴趣点,采取因材施教的方式。


  “这一切导致了学生缺乏足够的心理关爱,更无法学会更多的减压方法,最后单一到只有撕书和吼楼。”


  因此,黄庆武指出,在撕书的过程中,孩子们撕的不仅仅是书,这一行为某种程度上是对教育的否定。他认为,从教育存在的问题入手,也许可以为杜绝“撕书吼楼”现象提出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而不是仅凭一味禁止。


  撕书吼楼 - 如何应对


  高考压力大,正处于青春期的学生容易采取一些属于他们的方式进行减压,比如,撕书、吼楼,甚至是采取更过分一点的行为也都是可以理解的,这些都是特殊情境下的特定行为,与一些舆论指责的“不尊重知识”、“文化暴力”等行为完全风牛马不相及,舆论界大不必急着上纲上线,并进行道德批判。


  然而问题就在于,可以理解的行为并非就是对的,减压的方式多种多样,作为学校,对青年学生这种行为理应加以引导,把此作为教育的良机,培养他们更好、更有纪念意义的减压替代方式,而不是任凭学生情绪的泛滥,更不该参与组织,成为助推者。


  作为学校,理应在平时就提供给学生多彩多样的活动,释放他们的情绪压力。至于高考前后,也可以进行有纪念意义的“毕业仪式”,比如国外流行的化装舞会,国内不少学校近年流行的毕业礼等,这些都给学生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情绪出口,既起到了减压的效果,又产生了教育的效能,同时也有社会正效应,这与完全被动的“撕书吼楼”的情绪宣泄,结果不可同日而语。

与撕书吼楼相关的词条:

词条统计信息

创建者:墨扬

编辑次数:0

词条浏览:2358

最近浏览: 17小时前

对该词条做出贡献的用户
心理问答
大家正在看的词条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客服中心|免责条款|联系我们

粤ICP备10217215号-2    粤公网安备44030502004661号   版权所有 © 爸妈在线 举报邮箱:054@bamaol.com